您好,欢迎来到莱芜文明网!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top000.jpg

莱芜市领导到经济开发区督导创城工作
[莱芜市领导到经济开发区督导创城工作][莱芜市领导到钢城区督导创城工作]更多头条>>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经典阅读

初登牟峰山探寻历史文化之谜
发表时间:2017-06-09   来源:莱芜文明网   字体: [][ ][ ]   [打印] [关闭]

 

 

在牟峰山顶发现的围寨保留下下来的古城墙遗迹。(图/鲁中晨刊)

在石碑上发现关于牟奄的记载。(图/鲁中晨刊)

    钢城区辛庄镇桃峪村处在莱芜与沂源县的交接线上,隔山相望的沂源境内,有一个牟奄村,单从名字上来说,就似乎跟我们嬴牟大地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且距钢城区辛庄镇的牟国故城遗址仅10公里。“牟”与“奄”都是古代山东境内的两个国家,翻阅《山东通志·疆域·封建》一书记载:“奄,嬴姓,少昊之后,始祖翳,为东方夷国。”传统认为,古奄国在今山东曲阜,但有学者主张,奄国的疆域可能与后来的鲁国相近,这一观点著名史学家、夏商周断代工程专家组组长李学勤先生也表示认同。

    为什么古人将这两个拗口的字放在一起组成一个村名呢,这与古代的“牟”、“奄”两国有着什么样的关系?带着这个疑问,记者跟随莱芜嬴秦文化研究院的专家来到桃峪村与牟奄村交接的牟峰山,实地探寻一段有待考证的历史。

牟奄村是方圆数公里内最古老的一个村庄

    春末夏初,我们来到了辛庄镇桃峪村,打算从莱芜一侧登山。车顺着一条山路向前行进,在接近山脚下时,路边一棵百年古槐,就像一位迎客老人,安详地等待着我们的到来。据村里的老人介绍,我们所走的路自古以来就是一条交通要道,和平时期是商道,战争年代又是战略命脉,本来在此路口有两棵古槐隔路相望,在抗日战争时期,鬼子的一次扫荡将其中一棵炸毁了,所以仅剩下了一棵,被当地村民给保护了起来。

    到达山脚下,映入眼帘的是一片被绿色覆盖的山体形成的一道天然屏障,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与牟峰山相连的三座山,远远望去就像三个面向我们打坐念经的和尚,这也是我们今天的目标。在热心村民的指引下,我们顺着一条小道登山,置身山间,仿佛与周围的郁郁葱葱融为了一体,让人心旷神怡,身心舒畅,完全忘却了登山的劳顿。

    在嬴秦文化研究院几个专家的带领下,我们一步步向牟峰山挺进。在这个过程中,专家们介绍起了牟奄村和关于“牟”、“奄”国的历史。地名是人类为了便利自己的生产和生活命定的地物或地域名称,它的产生是人类认知的产物,是在长期的历史中形成的。地名与人们的经济活动、政治活动、军事活动、文化活动、日常生活等一切活动密切相连,因此,地名往往也能贮存历史信息。牟奄村,又作牟庵(菴)村,自古以来,人们在口头上即称此村为“牟奄”。《古代汉语词典》:庵通奄。“牟庵”即“牟奄”。据当地人讲,该村是方圆数公里内最古老的一个村庄,原有数姓,后随时光的推移,该村除张姓外,其他姓氏俱已外迁,又叫张家庄。问及该村村名的由来,人们都说不清、道不明,就连本村人也难述其详,因为张姓明末清初才由外地迁居于此,对于该村何以叫做“牟奄”,他们几乎一无所知。

汉代以前,鲁中一带曾经长期保留商奄遗民聚居的印记

    据考证,这里可能曾是古奄人的生息地。《山东通志·疆域·封建》载:“奄,嬴姓,少昊之后,始祖翳,为东方夷国。”传统上认为,古奄国在今山东曲阜,但有学者主张,奄国的疆域可能与后来的鲁国相近。著名史学家、夏商周断代工程专家组组长李学勤先生对此表示认同。春秋时期,齐国有公族大夫王欢受封于盖(gě)邑(今山东省沂水县西北),又作暐邑。他的后代子孙以封邑名为氏,称为盖姓。在西汉初期,曾在离牟奄村不远的沂源县东里镇设盖县。《尔雅》云:弇(奄),盖也。“商奄、奄国,我们都叫商盖,盖就是奄”(李学勤先生在北京家中接受莱芜人士拜访时的谈话)。因此,盖县也称作奄县。据现代著名学者李白凤先生研究,“商奄并非鲁奄,它不在曲阜而在益都莱芜一带,或今之莱芜谷。”(《东夷杂考·奄族考》齐鲁书社1981年9月第1版)。牟奄村正处在莱芜与青州之间。这里且不论商奄与鲁奄的关系,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商奄被周所灭后,至少在汉代以前,鲁中一带曾经长期保留商奄遗民聚居的印记。

    奄国时代的商代中期,黄河中下游水患频繁。(商代中期)“降水偏多且不稳定引起洪涝灾害频发,给人类生活带来了许多不便”(《殷商时期中原地区气候变迁探索》《考古与文物》2007年第6期)。因而“殷人屡迁,前八后五”,“后五”的五次迁都都发生在商代中期。《尚书序》:“祖乙圮于耿”。《伪孔传》云:“圮于相,迁于耿。”被河水冲毁为“圮”。《尚书·盘庚》中有盘庚迁殷时的“殷降大虐”的记载,古今学者也大都认为“殷降大虐”是洪水灾害。可见当时降雨量增大、河水泛滥的迹象。此时,山东境内奄国的许多地方被洪水淹没,许多奄民外迁到别处谋生,这也是嬴姓的奄国外迁的一个原因。从此“奄”便成了水灾的代名词,古代的“淹”字与“奄”字通用,奄(淹)也便有了被水浸没之意。

奄国因屡遭水害,一些奄人纷纷外迁。但是,也有部分奄人顽强地留存下来。牟奄村附近便存留了部分奄人。《尚书·盘庚》中有“先王适于山”的语句。把都城选在地势较高、交通不便、取水困难的山区,应为躲避水患之需。牟奄村就地处这样一个地方。既然“先王适于山”,在当时的自然环境下,子民“适于山”也在情理之中。沂源县素有“山东屋脊”之称,是山东境内海拔最高的县。

    然而到商代中期,因屡遭水害困扰,奄国国力渐衰,到商末的公元前1066年,周公在平定三监之乱后,便挥师东进,继续攻打东方叛乱各国。先攻淮、泗间九夷诸小国。周军克服地势低洼、河湖众多,兵马水土不服,行动不便的困难,连续作战,终于征服九夷熊盈族17国。接着,周军北上灭掉了奄国。相传奄国被周所灭后,君王带领残部从山东辗转逃到江南今淹城,在这里凿河为堑,堆土为城,仍称奄。从此,除部分奄民仍存留在原居地外,奄国已从山东地盘上消失。

现在的牟奄村是否是古代奄国的疆域?

    是否现在的牟奄村也是古代奄国的疆域,牟峰山上的发现是否又能成为推断的有力佐证?在登到山顶之后,我们看到了山顶一侧被人为开采出的钟乳石岩洞,虽然现在已经被当地政府禁止开采,但是仍能看到裸露在外面的钟乳石。在山顶上,我们还发现了一块建于民国初年的石碑,虽然遭到了人为的破坏和自然环境的侵蚀,但我们还是能模糊地看到石碑上的一些文字记载,关于围寨发生的故事,但寨子的历史却很难追溯,在围寨里有明显的人类活动的痕迹,在高高的山顶,建起寨子,似乎与人类选择生存环境的条件不符。同时在山顶周围,仍能清晰地看出一些类似于田地的区域,高海拔的山顶如何耕种,让人费解。带着许多的疑惑我们用了半天时间踏遍了牟峰山的各个角落。

    在返回的路上,听着专家的讨论,我在想,我们所登的牟峰山,处在汶沂分水岭处的牟奄村西,山峰处又有钟乳石发现。查阅资料,在石灰岩里面,含有二氧化碳的水渗入石灰岩缝隙中,会溶解其中的碳酸钙。这溶解了碳酸钙的水,从上部滴下来时,由于水分蒸发、二氧化碳逸出,使被溶解的钙质又变成固体。由上而下逐渐增大而成“钟乳石”。在这样的山上出现钟乳石,可以证明这座山在古代的水量之充沛。高山之巅尚且如此,几百米下的山脚更是遍地水流,不适宜人居。此外,在靠近山巅的地方,有一些荒芜已久的田地,据桃峪村一位鞠姓老者讲,这些田地是商周时代的人所开垦。问及“商周时代”是一个什么概念,他并不知道,只是说由前辈人口口相传传下来的。现在看来,这些土地种植庄稼是不可想象的,根本没有收获的可能,而在洪荒频发的商代中期,这里可是最佳的稼穑之所。此外,在牟峰山上发现的这座围寨,历史久远得无从考证,在寨址深处,曾有大量木炭被发现,这些也可以是古代人为躲避水患在山巅生活的证据。

    登牟峰山归来,有很多的疑惑和论断浮现脑中,牟庵村、牟峰山、钟乳石、围寨、山巅荒地,这些是否是解开古代“牟国”、“庵国”的历史之谜的关键?我想在不久的将来,莱芜嬴秦文化研究院的专家们,将会给出一个震惊世人的答案。(鲁中晨刊)

 

 

 

 

中共莱芜市委宣传部 莱芜市文明办 主办
电话:0634-6213198  传真:0634-6286768   邮箱:lwswmb@163.com
莱芜市文明办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