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莱芜文明网!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top000.jpg

莱芜市领导到钢城区督导创城工作
[莱芜市领导到钢城区督导创城工作][莱芜市领导督导创城工作]更多头条>>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经典阅读

莱芜孤胆英雄“滕黑子”
发表时间:2017-06-08   来源:莱芜文明网   字体: [][ ][ ]   [打印] [关闭]

    13岁参军,先后参加了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曾在莱芜战役、孟良崮战役、淮海战役、渡江战役等著名战役中浴血杀敌。他负过5次伤,多次立一等功、二等功。15岁就割下过小鬼子的头颅。抗日战争时期,因为作战英勇,曾获廖荣标司令亲自奖励的“匣子枪”一支。解放战争时期,他智勇双全,被粟裕大将称赞为“孤胆英雄”,荣获粟裕大将亲自奖励的“匣子枪”一支。他就是——滕锡远。

滕锡远翻出老照片,介绍曾与自己并肩作战过的老战友。(图/鲁中晨刊)

滕锡远正在整理他曾荣获的各种奖章。(图/鲁中晨刊)

年轻时候的滕锡远。(图/鲁中晨刊)

    已经92岁高龄的滕锡远老人,身体很好,思路清晰,记忆力也特别好。六七十年前发生了什么事,哪年哪月甚至哪一天,当时是什么天气,他都记得一清二楚,这一切就像刻在了他的脑子里,让他久久不能忘记。

父母双亡 13岁参军入伍

    1925年,滕锡远出生在口镇北山阳村。家境贫寒的他自幼父母双亡,在兄弟5个中,排行老三。家中“一无地、二无房”,10岁的他为了让两个弟弟填饱肚子,只能带着他们出门要饭。可最后,五弟还是饿死在了他的背上,这成了滕锡远心中最难忘记的痛。

    在那个年代,村里地主恶霸横行,压迫穷人,日本侵略者又到处烧杀抢掠,民不聊生。滕锡远的大哥很早就参加了共产党,在莱东县大队工作,二哥思想进步,很积极,在村里干农救会会长。受哥哥们的影响,小小年纪的滕锡远也对阶级敌人和侵略者恨之入骨,经常帮助县大队搜集和传递情报。“我干革命没什么牵挂,对共产党、对革命从不三心二意。”滕锡远说。

    13岁那年,滕锡远正式参军入伍,成了莱东县大队的一员。后来,时任莱东县领导人之一的刘子正看他对待地主恶霸态度很坚决,对阶级斗争认识很全面,把他调到锄奸委员会,专门对付伪保长、汉奸等。“伪保长有的是为共产党做事,有的是死心塌地给日本人干活,压迫百姓,如果是这种,那我们就要处理他们,但我们绝不冤枉任何一个人。”滕锡远说。

15岁手刃小鬼子

    15岁的滕锡远又黑又瘦,大家都叫他“滕黑子”。他表面上四处乞讨、流浪,其实是在暗中搜集情报、观察敌情。

    在一次大会上,廖荣标司令说:“谁是狗熊,谁是英雄,只有砍下日本鬼子的脑袋才决定。”这句话,滕锡远记在了心里。“那时候我就想,有机会,我一定砍下一个小鬼子的头。”滕锡远说。

    一次,日本鬼子和汉奸扫荡,通过林马庄、北山阳向东到青阳行、王胡同、南辛庄、北辛庄去往常庄、苗山一带,鬼子和汉奸进村抓了2个共产党员、3个村民。“本来还要抓我的,但我比较熟悉地形,翻墙跑了。”滕锡远说。躲藏时,他遇到了同志刘孔山(音)、李希真(音)。躲在农户猪圈墙上的滕锡远看到一个单独行动的小鬼子,瞅准时机,从墙上跳到鬼子头上,和2名同志一起杀了小鬼子。滕锡远用缴获的匕首割下了小鬼子的头,拿到常庄交给了廖荣标司令领导的八路军。“‘滕黑子’,你胆子还真是大嘞!真厉害呀!”好多战士都纷纷夸赞他勇敢。

    现在,滕锡远还保存着那把手刃小鬼子的匕首。

一直记着曾并肩战斗的战友

    1940年,滕锡远参与了闻名鲁中的杨家横战斗。回忆起当时的情景,他说:“下午5点来钟,鬼子被打散了,逃进村子里的户家藏了起来,我们就打起了巷战。”在这场战斗中,滕锡远打掉了鬼子的旗手,还和鬼子拼起了刺刀,身负轻伤。“有个张秀芳(音)排长,很勇敢。子弹打没了,他就用枪托子打,最后枪托子都打烂了。他一共捅死了6个小鬼子,但最后中弹牺牲了。”

    回忆起当年参加战斗的情形,滕锡远至今还清晰地记着那些曾与自己并肩战斗、光荣牺牲的战友。“李玉亭(音)往迫击炮里装炮弹的时候,被炸死了。郑直岳(音)打得尸骨都没找到……战场上的无名英雄太多了,太多了……”

    1946年11月,滕锡远调入华东野战军七纵25军74师58团炮兵连,主要负责往战场上运送大炮和炮弹,这是一项非常艰巨又危险的任务。每次,他们都要躲过敌人的阻击,克服天气、路况等各种困难,在指定时间内将一门门大炮送到指定地点,配合步兵作战。“有一回遇上雨天,不光鞋磨没了,脚上起了泡,泡里还灌进了沙子。”虽然面临着重重困难,但他们每次还是顺利完成任务。

两支德国造的“匣子枪”

    滕锡远对两支有纪念意义的“匣子枪”怀有特殊的感情,这两支枪,一支是抗日战争时期,因为滕锡远手刃小鬼子、在战斗中表现突出,廖荣标司令奖给他的;还有一支是粟裕大将因为他遇敌沉着冷静、足智多谋奖给他,并亲手为他挂在身上。“柳子峪(音),是个小山村,有条东西沟。韩传烈(音)是山坡上的瞭望哨。我去查哨时,发现了敌情。”滕锡远说。依仗有利地势,通过观察,他发现对方是2个加强营的新五军,大约200人,装备非常齐全,有炮、有马。看到这,韩传烈有些紧张,问他:“这么多敌人,咱还能活吗?”滕锡远说:“咱要活,得有智谋,你听我的。”

    虽然他们两个人只有3颗手榴弹,一支步枪,一支手枪,几发子弹,但滕锡远非常镇定。他想起了诸葛亮的“空城计”,拖住敌人,等待支援是他的目的。他扔出一颗手榴弹,吓唬了一下敌人,并向队伍鸣枪送信。敌人不知道被多少人包围,不敢妄动。“缴枪不杀、优待俘虏,你们被包围了!”滕锡远对着敌人开始喊话。摸不清状况的敌人一直按兵不动。很快,部队赶来了,歼灭了敌人。

    在召开的庆功大会上,滕锡远被表彰授予一等功。粟裕副司令员奖励他一支匣子枪,并亲自给他挂在身上,夸赞他说:“好样的,战斗英雄,你真是孤胆英雄!”

“啥时候也不能忘了共产党”

    在滕锡远的家中,记者看到一份他自己手写的关于莱芜战役的回忆录。其中,详细记录着他在战斗中的一些所见所闻。“当时条件很艰苦,战前,我们一人发了4个柿饼子。3昼夜的战斗,基本就没再吃什么东西。”

    战斗打响前,得知炮兵连的滕锡远是本地人,熟悉地形,粟裕司令员还专门叫他一起实地考察过地形。滕锡远说:“粟裕司令员很重视炮兵,用迫击炮怎么打死角、怎么对付敌人、掩护步兵作战,他都很有想法。粟裕司令员很亲切,他还教给我怎么骑马。”“莱芜战役了不起,俘虏的敌人多、歼敌速度快,创造了解放战争以来的最高纪录。”老人激动地说。

    经历过一次次残酷的战斗,他前后负伤5次,弹片在他身上留下了印记。老人说,前几年,额头这些地方,还抠出过残留的细小弹片。“参军前,我没上过一天学;参军后,组织上前前后后让我上了6年速成班,结业的时候算初中文凭。”因为参军后,他才有了识文认字、接触先进思想的机会。所以,滕锡远老人常说,自己是吃共产党的饭长大,是共产党养育了他、培养了他,没有共产党,就不会有他的今天,啥时候也不能忘了共产党。

    走过炮火连天的岁月,在和平年代的今天,九旬高龄的滕锡远老人仍记得怎么擒敌、近身搏斗等本领。他喜欢看战争片或者关于战争的纪录片。每每看到真实再现的场景,回忆仿佛又把他拉到了过去,他常常控制不住自己,泪流满面。滕锡远老人说:“今天的生活跟那时候没法比,现在能生活得这么好,可得好好珍惜。”(鲁中晨刊 记者 亓楠楠)

中共莱芜市委宣传部 莱芜市文明办 主办
电话:0634-6213198  传真:0634-6286768   邮箱:lwswmb@163.com
莱芜市文明办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