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莱芜文明网!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top000.jpg

莱芜市将开展创城第三方模拟测评
[莱芜市将开展创城第三方模拟测评][市领导督导迎接全国文明城市测评工作]更多头条>>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经典阅读

任同先:时刻以老兵的标准来要求自己
发表时间:2017-06-05   来源:莱芜文明网   字体: [][ ][ ]   [打印] [关闭]

    任同先,莱芜市钢城区颜庄镇南港村人,1929年5月出生。1944年入伍,加入侦通连,先后参加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抗美援朝,在战场上屡立战功,入伍后从战士一直升至连长。1970年,任同先转业至西关机械厂,担任机械厂警卫工作,后借调至城市治安办公室,1990年离休。

胸前挂满军功章的任同先老人。(图/鲁中晨刊)

任同先收藏的原版“十大元帅”。(图/鲁中晨刊)

任同先老人保存完整的当年的任命书等文件。(图/鲁中晨刊)

当兵半年了家里人才知道

    任同先出生在一个非常贫穷的家庭,家里兄弟五个,排行老三,祖祖辈辈以给地主打长工为生,就这样还不够吃的,没活干的时候家里人都去街上乞讨,直到后来入伍,才结束了自己的“要饭”生涯。

    “我是1944年入伍,那时才15岁。”说起自己的入伍经历,任同先打开了自己的话匣子。“入伍前我天天在街上‘要饭’,就是个‘叫花子’,后来有一天有个人让我去给他送信,没想到这次送信一出去就是半年。那时的通信条件差都知道,不像现在有事给家里打电话。那次出去半年后都没跟家里联系上,家里的人也找了我半年,没找到都以为我死了。直到我半年后回家,家里人才知道我当兵了。”

    后来任同先得知,当时让他送信的那个八路军,在让他送信之前,就已经观察任同先很长时间了,觉得任同先比较适合干通信员。就这样任同先从区小队的通信员干起,一直进入县大队,半年后正式进入八路军侦通连。后来作为一名侦通兵,参加了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后来朝鲜战争爆发,又是第一批进入朝鲜战场。在提及自己所得战功时,任同先摆了摆手,“那些都不值得一提,与自己牺牲的那些战友相比,自己能活着看到现在社会发展这么好就是最大的战功了。”

数次与死神擦肩而过

    “作为侦通兵,无论大小战役我们都是冲在最前线,为指挥官做敌情侦察。记得第一次上战场时,啥也不懂,进了战场也不知道干啥,都在那儿趴着准备战斗,就我一个人抬着头东张西望,后来连长看见了,一下把我摁倒在地。”说起抗战时的险情,任同先心有余悸。

    参加莱芜战役时,任同先所在部队本来在泰安地区,晚上突然接到调令进入莱芜。第二天一早就进入预订地点,当时天还未亮,老百姓还未起床,他们部队行进了一晚上的时间,炊事班的灶具都还没支起来就跟敌军发生了激战。

    “我们当时所在部队,在莱芜战役中遇到的最大的一次遭遇战就是在口镇南部的一条河旁边,当时发现是敌军的一个旅部所在地,于是一场遭遇战就开打了,经过7个多小时的激战终于全歼敌军。”任同先回忆道,“那次战斗虽然胜利了,但是我们也牺牲了不少战友,我也多次遇到险情。记得敌军投了一颗炸弹,就在我们前方不远处爆炸了,幸亏是掉到泥坑里去了,泥水减缓了部分弹片的速度,我们大部分只是被炸了一身泥,才幸免于难,要是落在平地上,我们就全牺牲了。”

    战场上,险情太多了,据任同先回忆,有一次子弹擦着他的帽子而过,再往下几厘米就打到头里面去了。还有一次,子弹从裤子上穿过,也是差一点就打到身体里……

    比起在国内的战役,朝鲜战场更是惨烈。任同先介绍,在国内还有老百姓的后勤保障,在朝鲜那是孤立无援,敌军装备又好,任同先及战友们,吃不饱、穿不暖,朝鲜又非常寒冷,当时下大雪,雪一直没到膝盖,每走一步都很困难。武器装备落后还弹药不足,通常是一个人一杆长枪四五发子弹、四颗手榴弹就上战场了。任同先记得最惨烈的一次是5个班不到2小时就只剩了不到2个班,就这样我们还硬是把敌人赶到了三八线附近。

有困难自己解决从不给组织添麻烦

    无论是在部队还是转业到地方,任同先都是有困难自己想办法解决,从不给组织添麻烦。任同先回忆道,当年解放后土改,他父亲房子、土地都没要,说自己有两个孩子已经吃公家饭了(任同先的二哥也当兵),自己不能再占国家便宜了。任同先深受父亲影响,在转业时,组织上问他有什么要求和需要,与很多人要求分配到机关单位不同,任同先毅然表示完全服从组织分配,不给组织出难题,后来组织上把他安排到当时效益还算不错的西关机械厂。

    进入机械厂后,任同先就负责起了机械厂的安全保卫工作,后因表现突出被借调到城市治安办公室工作,期间还帮助破获了几起大案,后来公安局领导想将任同先留在公安部门,当时因机械厂急需人手,于是任同先义无反顾地回到了原岗位,继续兢兢业业地工作,从1970年转业到1990年离休,一干就是20年。

    后来因为待遇问题,有好多人去找说法,任同先对老战友们说道:“有什么不满足的?我们有病国家给看,还有退休金拿着。当年从朝鲜战场退下来的时候,还有不远就进国门了,自己的司务长就没迈进来,牺牲在了朝鲜,比起那些牺牲了的战友,我们生活得这么幸福,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我们虽然早就退休了,也应该时时刻刻以一个老兵的标准来要求自己。”(鲁中晨刊 记者 崔言甲)

我们的节日
更多>>
中共莱芜市委宣传部 莱芜市文明办 主办
电话:0634-6213198  传真:0634-6286768   邮箱:lwswmb@163.com
莱芜市文明办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