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莱芜文明网!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top000.jpg

莱芜将建成600个标准化美丽乡村
[莱芜将建成600个标准化美丽乡村][习近平:把造林绿化事业一代接着一代干下去]更多头条>>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经典阅读

一位老八路亲历的战斗
发表时间:2017-03-31   来源:莱芜文明网   字体: [][ ][ ]   [打印] [关闭]

□任宇

    清明节将至,父亲离开我们已经3年多了,作为军人的后代,我想为建立中华人民共和国浴血奋战的老一辈做点什么,将他们亲身经历的战斗整理出来,告诉后人,铭记历史,努力工作,以尽一个儿子的孝道与责任。

    我的父亲任文清,1924年出生在山东省莱芜市羊里镇戴家庄村一个农民家庭,1944年7月参加八路军,194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戎马一生,抗日战争,打鬼子除汉奸,进军东北,解放战争,东北剿匪,还参加辽西战役、长春战役、洛阳战役,建国初期在湖南剿匪,1967年参加抗美援越,1975年任中国人民解放军福建省泉州市人民武装部部长(副师职),1982年离休,曾获独立功勋荣誉章。

(图/鲁中晨刊)

(图/鲁中晨刊)

    夜间混战,他玩命劈刺小鬼子

    1944年秋,日军对滨海区发起13路“扫荡”,化整为零。在粉碎日军“扫荡”的战斗中,一天深夜父亲所在的连队(八路军滨海支队26团),准备夜袭配合日军扫荡的一个伪军中队,全歼这伙汉奸。据战前白天侦察与老乡反映,村里驻有一个中队伪军约60多人,在外游击的八路连队,得知这个情报后,连长决定夜袭干掉他们。下半夜3点多,父亲作为突击班副班长,用三八枪刺刀干掉哨兵后,与全班摸入伪军住的院子,为快速解决战斗,全班分别向东西厢房与正房内投入多枚手榴弹,将这些房内的伪军消灭了。手榴弹爆炸后,很快村里枪声响成一片,父亲他们继续与全连一块向村里进攻,可是打着打着,突然觉着情况不对,敌人越打越多,除了伪军外好像还有鬼子……

    原本一场偷袭却打成了村落混战,东北军出身的狗蹦子连长,发现情况不妙,立刻命令停止进攻,趁乱撤出战斗,可是此时,敌我双方已混战在一块。

    敌我双方在一个90度墙角两面对峙,再加上天又黑,开枪无法保证一枪消灭对方,身上的手榴弹,刚才又都投进伪军房子了。枪没法用,手榴弹也投完了,看来只能靠刺刀了,父亲当时想,豁出去了。父亲在没有任何动静的情况下,突然跳出一个90度劈刺,长长的三八枪刺刀,从上往下猛地劈向墙角另一面的敌军,也许是由于父亲突然发起攻击,再加上他身材高大(1.84米),劈刺突然凶猛,墙角对面的小鬼子,被父亲的刺刀,从脑门至下巴劈出一道血口向后倒去。父亲一看得手,紧接着一个突刺,刺刀扎向他的腰间。刺倒日军后,父亲急忙带着战士向村外撤退。当撤到村边交通沟时,村里的鬼子与伪军也追出村来,在村边房上架起歪把子机枪,用火力猛击偷袭的八路,有些新参军的战士,慌不择路,急忙就往对面沟沿上爬,结果被敌军机枪打倒不少。父亲一看,硬往沟沿上爬,十有八九会成为活靶子,他急忙带着战友,顺着交通沟跑了一段,才在八路军捷克式机枪的掩护下,爬上沟沿钻入玉米地撤退。事后了解到,此次夜袭战斗,由于天黑前村里敌军突然增加,除原伪军一个中队外,又来了2个小队鬼子一块宿营,而父亲所在的连队,不知敌情突变。此次战斗,歼灭约一个排的伪军,可父亲所在的连队,也伤亡了多人。

    一枪没放,拔掉据点活捉伪军队长

    在各种大大小小的战斗中,有这么一场战斗,一枪也没放就取得胜利,父亲印象深刻。

    战斗发生在1945年10月份左右,地点在山东日照地区一个村庄里,当年那里有伪军一个前哨据点,据点里驻着伪军一个中队,约有30多个伪军。由一名中队长率领,全队驻扎在村中一个院子里。一天夜里,父亲所在的26团一连,决定在村中地下党内线配合下,夜间偷袭拔掉这个据点。

    夜里12点左右,连队奔袭3里路,在村中地下党的引导下,悄悄摸进村子,直扑伪军据点。连长先派人干掉院子正门外哨兵,一排就从正门边围墙爬进去打开院门,父亲带领2排6班,从院子后面爬墙翻进。院子里有三间房,左右两间房都没有灯光,只有正屋有亮光,身为班长的父亲,端着三八枪带领全班就直扑正屋。父亲从门缝往里一看,发现屋里有个伪军正躺在床上抽大烟,旁边还有个女人给他调烟泡,看他穿的那架势,还有放在一旁的驳壳枪,一看就知道是个当官的。父亲猛地一脚将门踹开,一个箭步冲进去,跳上土炕,一脚踩住驳壳枪,刺刀直指伪军中队长的胸口,不许动,我们是八路,动就扎死你。班里的战士一拥而上将人捆了,后来一问,被父亲他们逮了个正着的,原来是那个伪军中队长。在父亲活捉伪军队长的同时,其他排的战友也同时行动,将院内其它房中的伪军,在睡梦中一一擒获。整场战斗没放一枪,前后才花三四十分钟就解决了,感觉很痛快。

    连队押着俘虏,扛着缴获的枪枝弹药撤回根据地。父亲回忆说,那些伪军,平日里帮着小日本打咱中国人,狐假虎威,但与训练有素的小鬼子相比,战斗素养就差多了,与民兵打还凑合,遇上正规八路它就不是对手,一次夜袭就把他们端掉。

    临危受命,上门处决叛变团长

    1945年8月,父亲所在八路军滨海支队与其他山东八路军部队组建成“东北挺进纵队”挺进东北。父亲担任东北合江军区警卫连连长,因为作战勇猛,被称为“小疯子”连长。

1946年12月,又一条坏消息传来,原我军扩军收编的一支武装,团长与国民党土匪勾结准备叛变,军区贺司令员在接到情报后,决定先发制人,实行斩首行动。由于情况紧急,军区的部队都在下面剿匪,抽不出兵力来,司令员决定,再次动用身边的“短剑”——军区警卫连。父亲被司令员叫去,亲自向他布置这招险棋。父亲接受任务后,亲自挑选了一个排的兵力连夜出发。

    第二天早上天刚亮,父亲就带队来到那个叛匪所驻的屯子,刚布置完任务,准备摸上去偷袭。此时,院门突然打开,只见叛匪团长,领着4个卫兵准备出门。父亲一看偷袭不成了,只好硬着头皮,带着副指导员、通讯员三人迎了上去。因为那个叛匪,当年接受我军改编时,来军区司令部开过会,与当时司令员孙靖宇喝过酒,父亲也在场,所以他认识父亲。父亲抢先一步迎上去说:“团长好,司令员让我来给您送封信。”说话间父亲他们已来到那位团长面前,那家伙见是熟人,来的人也不多,像是送信的,就放松了警惕,问道:“大个子,司令的信呢?”父亲右手伸到大衣内假装掏信。站在他身后的副指导员,忙上来分散土匪注意力,“连长,司令的信你出发前不是交我了吗,在我这。”他也做出掏信的样子,就在匪首眼睛离开父亲,瞧向副指导员的瞬间,父亲一个箭步冲上去,左手死死压住匪首插在腰间的20响驳壳枪,右手迅速从大衣里掏出自己驳壳枪,顶到那家伙头上就开火,可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父亲的枪居然出了问题,打不响了,他连扣了几下扳机,枪也没反应。

    父亲只好急中生智地大声吼道:“别动,动就打死你!”另一只手使劲压住匪首正往外拔的枪,就在这危急时刻,父亲的通讯员,见他的驳壳枪没打响,双方僵在那,急忙从父亲右胳膊下,朝匪首胸前打了一枪。匪首中枪后倒时,父亲左手趁势夺过他的枪,向匪首的4个卫兵,横扫过去,20发子弹成扇面,射向4个土匪,当场打倒2个,子弹打完后,父亲吼道:“都别动,谁动打死谁!”剩下的2个卫兵,被他的突袭打傻了,只好投降。

    听到枪响,父亲带的那一个排,冲上来往院内一阵猛打,将院子内十几个反叛的土匪全部消灭。完成任务后,父亲他们快速打扫完战场,贴完处决叛匪的公告,急速返回了佳木斯市。

    父亲经历的惊险故事有很多。2013年10月24日,这名老共产党员,这位老兵,带着他坚定的信仰,走完了他光荣的一生。(鲁中晨刊)

 

 

 

 

中共莱芜市委宣传部 莱芜市文明办 主办
电话:0634-6213198  传真:0634-6286768   邮箱:lwswmb@163.com
莱芜市文明办 版权所有